当前位置:69书吧 > 妻子的秘密 > 第180章 亲了一口

第180章 亲了一口

  关馨即便嗔怒的时候也美艳不可方物,看的乐正弘真想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蹂躏一番,无奈他已经领教过关馨“刚烈”的脾气,不敢轻举妄动,强忍着欲火,说道:“我怎么胡说了?是你妈亲口告诉我的。

  不过,她对这件事好像倒没有太在意,据说这是你们那里的传统,哥哥死后婆娘和财产都归弟弟,这乡俗这简直太原始了。

  我觉得你妈更在意的是担心你叔叔抢走了你姐的财产,她现在对当年用你交换关涛很后悔,一心想补偿你,所以,如果你认罪归宗的话,她说不定还会把什么都告诉你。”

  关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哄的女孩,听了乐正弘的话,心里面已经起了疑心,盯着他说道:“怎么你绕来绕去好像就是想让我认祖归宗啊,我问你,我认祖归宗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妈就算是把牛腿交给了我,我也不一定会给你啊。”

  乐正弘舔舔嘴唇说道:“你不给我也没关系,我其实就是想完成关璐的一个遗愿,说实话,你姐生前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我想不仅仅是因为你们两个长得像这么简单吧。

  她肯定希望有一天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不要再记恨父母,并且重新成为她的亲妹妹,遗憾的是她生前没有看到,所以我希望你能认祖归宗。

  再说,你妈现在孤苦伶仃的,就剩你一个亲人了,你要是不认她,她这颗心恐怕就死了,我也不瞒你,实话告诉你吧,她现在受一个尼姑的怂恿,竟然有了出家的念头,你想想,如果你亲娘看破红尘出家的话,你就是有亿万资产还有什么意思?”

  关馨呆呆地盯着乐正弘,失声道:“出家?这,这是从何说起啊。哎呀,你说的那个尼姑是不是玄月师傅?”

  乐正弘惊讶道:“怎么?难道你也知道她?”

  关馨说道:“她前几年就来我爸妈家里化缘,我还见过一次呢,我姐去世之后,她还来家里做过法事呢,她怎么会怂恿我妈出家呢?”

  乐正弘说道:“也许你妈自己觉得活着没意思。对了,这个尼姑是什么来路你听说过吗?”

  关馨摇摇头说道:“没听说过,不过,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个高僧,以前好像是大云山道观里的住持,只是那时候道观很破,她就带着弟子四处化缘重建了道观,南安县不少有钱人都赞助了,听说这尼姑都快一百岁了。”

  乐正弘吃惊道:“一百岁?你别胡说,我那天晚上亲眼见过她,最多五十来岁。”

  关馨说道:“那谁知道,反正别人都这么说,听我爸说,他年轻的候就见过这个尼姑,也许人家保养的好,要不然为什么叫高僧呢。”

  乐正弘惊疑不定,如果关远山年轻的时候就见过这个尼姑,算算年龄,这个尼姑即便没有一百岁,起码也有八九十岁了,难道出家人真的会长生不老吗?

  “别说尼姑了,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打算接她来城里住些日子,也好让你尽尽孝心。”乐正弘说道。

  关馨瞪了乐正弘一眼,嗔道:“你别装的像个正人君子,实际上还不是想让我利用亲情帮你打探情报。”

  乐正弘也不隐瞒,说道:“能打探出来一点情报当然好,就算什么都打探不出来,能你们母女重新相认也算是一桩好事,起码完成了却了你姐的一个心愿,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

  关馨犹豫再三说道:“如果我姐真有这个意思的话,我也没意见。”

  乐正弘说道:“你姐的意思还不明白吗?要不然怎么没见她这么关心关涛啊,而是一门心思放在你身上呢。”

  关馨沉默了一会儿,幽幽说道:“但我现在不想让我叔叔知道这件事,太突然了,我现在还不清楚阿涛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乐正弘说道:“他早就知道了,你爸一死,你叔叔就迫不及待告诉他了,现在他们一家三兄弟早就相认了,要不然你爸死后关涛怎么从来没有回去看过你妈,显然心里生分了。”

  关馨气哼哼地说道:“难道他就这么没良心?”

  乐正弘说道:“也不是他没良心,而是和你一样,心理上还没有转过弯来,再说,你们那个鬼地方封建思想太严重,关涛在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哪有不认罪归宗的道理。”

  关馨嗔道:“你以为认罪归宗就是嘴上一句话吗?那要举行隆重的仪式呢,我可不想丢人。”

  隆重急忙说道:“所以,我也没有让你回去母亲女相认,而是把你妈接到城里来,这件事也只有你们母女自己知道,至于以后怎么办,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你叔叔这个人野心太大,你可别什么都告诉他,你虽然是他养大的,可他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你在他眼里大不了就是一棵摇钱树。”

  关馨嗔道:“你少挑拨离间,我就算认祖归宗也不会跟我叔叔婶婶闹翻,他们毕竟抚养了我,再说,如果我叔叔是个重男轻女的人,当初怎么会用儿子换我这个女儿身,反倒是我爸妈是个重男轻女的人呢。”

  乐正弘无言以对,只好含糊其辞地说道:“他儿子太多啊,你爸妈一个都没有,反正都是一家人,调剂一下也很正常,万幸你倒是没有吃过什么苦,可你姐总觉得你受了委屈似的。”

  关馨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圈忽然就红了。

  乐正弘见关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简直是我见犹怜,一颗心顿时就碎成了几瓣,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关馨的肩膀,轻轻揽住了她的身子,小声道:“别伤心了,你妈那天还特意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呢。”说完,心里面就开始读秒。

  果然,关馨只是在他怀里稍稍靠了一下,还没有等他数到十,就轻轻推开了他,晕着脸小声道:“别这样,我照你说的做就是了。”

  乐正弘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可还是有点不死心,也许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男女独处会让人失去现实感,也许是自从和戴安南有过一夜情之后脸皮变厚了,就在关馨即将离开他的怀里的时候,他竟然鬼使神差一般迅速在她娇嫩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关馨娇呼一声,回头瞪着乐正弘,晕着脸嗔道:“占这点小便宜有意思吗?”

  乐正弘也涨红了脸,哼哼道:“这怎么能叫占小便宜呢?”

  关馨气愤道:“那叫什么?”

  乐正弘嘟囔道:“这叫情不自禁。”

  关馨盯着乐正弘说道:“我知道,只要一提起我姐你就情不自禁,把我当什么人了?”

  乐正弘赌咒发誓道:“你姐是你姐,你是你,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已经想开了。”

  关馨质问道:“想开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你已经把我姐忘记了。”

  乐正弘抱怨道:“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我要说把你姐忘记了,你又该说我无情无义了,如果我说没忘记,你又说我爸你当她的替身,反正不管我怎么说你都有借口。”

  关馨见乐正弘一脸冤屈的模样,反而笑道:“是啊,可见你自己内心就充满了矛盾,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我看,你还是需要时间冷静冷静。”

  乐正弘忍不住一阵恼火,有点破罐子破摔地说道:“行不行你就干脆点,给个话吧。”

  关馨红着脸装糊涂道:“什么行不行?”

  乐正弘好像被逼急了,质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愿不愿意嫁给我?”

  关馨似乎没想到乐正弘说的这么直白,反倒愣住了,盯着他注视了一会儿,说道:“难道你忘记我说的条件了?你要想娶我的话,首先要帮我姐报仇,其次要在好到我姐的遗产。”

  乐正弘说道:“报仇的事情已经不存在了,你姐不是被人害死的,她是上错了车,至于遗产的事情现在也很难说,如果你姐根本就没有留下遗产的话,那我找到胡子白了也不可能娶你。”

  关馨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姐是上错了车?什么叫上错了车?”

  乐正弘说道:“在南安县绑架我的人亲口说的,那起车祸应该是他们策划的,不过,他们想杀的是孙斌,你姐稀里糊涂上了车,严格说起来也算是一次意外事故。”

  关馨好一阵没出声,最后盯着乐正弘一字一句地说道:“既然你知道这起车祸是他们策划的,居然还说我姐的死是一次意外?如果不是他们策划了这起车祸的话,我姐能死吗?他们难道就不是你的仇人?”

  乐正弘辩解道:“我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你姐死亡的真相已经很清楚了,至于那些罪犯,公安局早晚会抓住他们的。”

  关馨幽幽道:“那就公安局抓到他们在说,至于我姐的遗产,我敢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乐正弘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压根就是在找借口,难道我们结婚以后就不能继续找这笔钱了?”

  关馨轻笑一声,说道:“我太了解你这种男人了,一旦结了婚,你就心安理得过你的小日子了,哪里还会有一点冒险精神?”

  说实话,乐正弘确实吃不透关馨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她真的对自己没有一点意思的话,他倒也能拿得起放下,就像周钰说的那样,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可关馨表现出的样子却又不像对自己完全没有兴趣,就凭眼前穿着睡衣深更半夜跟自己躺在床上聊天也能说明自己在她心目中不是一般的人,根本没必要疑神疑鬼,假如她这样和罗东躺在床上的话,那自己可就悲催了。

  但问题是她的条件未免有点苛刻,即便不让自己踢关璐报仇,那笔钱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找到,她会不会是故意在拖延时间,只不过是利用自己找那笔钱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他还是下不了决心跟关馨来个快刀斩乱麻,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未来,怏怏说道:“那你敢不敢保证,只要我没有找到那笔钱就一直等着我?”

  没想到关馨答应的很干脆,嗔道:“难道我不是一直在等你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