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9书吧 >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 > 103.她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感动(求月票)

103.她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感动(求月票)

  在等南宫夜的过程中,冷若冰并没有上穆晟熙的车,而穆晟熙也没有邀请她的意思。他的目光始终冷冽地盯着冷若冰的脸,想看出些什么,但冷若冰就那么安静沉稳地站在伞下,似乎在全神听雨声一样,无波无澜,最终他一无所获。

  半个小时后,南宫夜的车像离弦之箭一般驶入了西城中街,停在了冷若冰面前。

  一下车,南宫夜就将冷若冰抱进了怀里,“以后再也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他抱得那么紧,仿佛生怕再失去一般,每一个人都看得出他有多么担心,就像劫后余生。

  穆晟熙不自然地别开了眼睛,他自己也无奈,当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陷进去的时候,从此他的心就有了剪不断的牵挂,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以,他帮不了南宫夜。

  冷若冰的身上都是湿漉漉的,手也冰冷冷的,额前的发丝凝结成了缕,脸颊更是苍白冷冽。终于将心放回胸膛的南宫夜,突然气上心头,不在意冷若冰一身水渍,将她的手塞进他的贴身衣服里,大声斥责,“你是笨蛋吗,下雨了不知道躲雨吗?不知道打电话让我派车吗?”

  南宫夜一边斥责着一边将冷若冰抱到车上,然后拿了毛毯将她裹好,又拿了一条毛巾为她擦头发。他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带着丝丝缕缕的怒气。这个女人平时不是很聪明吗,为什么今天这么笨,不给他打电话,还把自己弄成这副狼狈样子。

  冷若冰一直没有说话,任由南宫夜抱她,替她擦头发。说实话,她的心暖了,虽然南宫夜动作粗鲁,像是在拿她撒气一样,但他的每一个字眼,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满溢着关怀和心疼。她虽然无情,但她的心也是肉长的,有人真心地爱护她,她是会感动的。

  没一会,管宇也带着人赶到了,还依南宫夜之命带来了衣服。

  南宫夜的车已经被冷若冰弄得到处是水渍,而管宇开来的车是南宫夜的最毫华座驾,加长版的顶级豪车,于是南宫夜将冷若冰用毛毯裹严实,抱进了管宇开来的车,将她放在了宽大的后排座上。管宇早已开了暖风,车里暖暖的,冷若冰心暖的同时,身体也渐渐暖和了。

  将她安置妥当,南宫夜此时也消了一点气,暖声说,“我去那辆车上拿点东西。”

  “嗯。”冷若冰点点头,看着他独自撑伞在雨中行走的背影,眼睛突然有点涩涩的感觉。

  南宫夜回到自己开来的车上取了东西,刚要去找冷若冰,穆晟熙走了过来,语气严肃,“南宫。”

  南宫夜似乎突然想起了还有穆晟熙在场,之前一心扑在冷若冰身上,显然忽略了穆晟熙,不免有点尴尬,“晟熙,今晚谢谢你。”

  “好兄弟,不必说谢字。”穆晟熙叹了口气,“南宫,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我还是要说,冷若冰身上还有疑点,对你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南宫夜凝眉看向穆晟熙,“晟熙,如果从此你选择闭口不言,我会很感激你。”说完,南宫夜大步走向了冷若冰所在的车,然后坐进车里,脱掉自己的风衣,将她搂进怀里。

  他当然知道她还有疑点,今夜的事绝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丢了心身不由己,就算她是来杀他的,他也不想放手。

  管宇坐上副驾驶座,将中间挡板放了下来,然后缓缓开动了车子。

  看着南宫夜的车子远走,穆晟熙更加皱紧了眉头。以往,龙城四少里,最潇洒的人就是南宫夜,他独掌南宫世家,手段非常,连南宫老家主都奈何不了他,对于女人,他更是淡漠如水,来去自如,他就像一只自由的雄鹰,随心所欲,没有什么能够牵制到他。可是现在的南宫夜,整颗心都被一个叫冷若冰的女人填满了,已经不再潇洒,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神经。

  车子里暖上来之后,南宫夜开始扒冷若冰的衣服,扒光之后又为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一切做完又把她抱进怀里,把她的双手双脚都揣进他贴身的衣服里。

  她的脚冰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又气从心生,一边将她箍紧一边斥责,“你是不是真的变笨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来接你?”

  冷若冰伏在他的胸口,很乖顺,“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南宫夜生气地捏起她的下巴,抬高,“我是你的男人,你不麻烦我想麻烦谁?”

  冷若冰眨了两下眼睛,看着他略有些生气的眼睛,“我已经习惯了依靠自己。”

  南宫夜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心疼,然后将她的脸按进他的领口,脸颊摩擦着她的额头,语气温柔,“以后,你可以依靠我。”

  冷若冰没有再说话,安静地伏在他的领口,眨动的羽睫轻轻划动着他的脖颈,彼此贴得这么近,她的心跳和他的似乎合拍在了一起。她真的可以依靠这个男人吗?

  回到雅阁,淅淅沥沥的春雨依然没有停。

  南宫夜像抱孩子一样,将冷若冰抱回了二楼卧室,亲自为她脱衣服,然后泡进了浴缸里,细心地为她洗头发。一切做得很自然,对于这些事,他已经熟练得如同家常便饭。

  洗过澡,他又将她抱回床上,为她吹干头发,换好睡衣,塞进了大被子里。她怕冷,他时刻记得,虽然已经春暖花开,但乍暖犹寒,又是雨夜,她独自走了那么久,全身都凉透了。他很心疼。

  “乖乖呆在被子里,我去洗澡。”南宫夜在她的唇边落下一吻,便拿了浴巾去了浴室。

  全身都已经暖暖的冷若冰,望着浴室的门口有一刻的失神。然后,她转头看向窗子,细雨打在玻璃上,形成了丝丝雨注,顺着玻璃慢慢地流下来,昏黄的路灯映照在玻璃上,将雨滴照得晶莹如珍珠。

  这个春雨夜,突然变得美丽起来。

  冷若冰微勾唇角,掀开被子,下床走到了窗前,纤纤玉指轻轻在窗玻璃上划动,她再次失神了。

  天空细密如线的雨丝,斜斜地落在地上,汇成了小溪,映着昏黄的灯光缓缓流淌,它们在落入大地怀抱的那一刻,应该是幸福的吧?

  南宫夜从浴室里出来,第一眼望向床上,没有人,他的心不由自主地快跳了一下,他似乎时刻都在怕她消失一样。

  迅速转眸,看到了窗边的他,他松了口气,即而又生气,刚想斥责她,但心里突然又柔软了下来。她的美,让他有些失神。

  她的长发微卷,有些慵懒随意地披散在肩头,宽松的粉色睡衣睡裤包裹着她清瘦高挑的身体,显得飘逸而美好,两只小手抚在玻璃上轻轻地划动着,就像在弹奏华美的大提琴一样。她没有穿鞋,洁白的嫩足裸露在裤腿外,踩在木质地板上,像两只灵动的兔子。窗子外斜照进来的暖黄色灯光,为她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轮廓。

  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

  南宫夜扔掉浴巾,轻轻走过去,从背后拥住了她,“在看什么?”

  冷若冰轻轻弯起唇角,柔美得如同春天的柳枝,她稍向后侧身,慵懒地倚进了南宫夜的怀里,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交给他,然后划动纤长的玉指,在玻璃上画了一个笑脸,是他的模样。

  南宫夜也笑了,握住她的手在玻璃上继续划动,在他的旁边又画了一个笑脸,是她的模样。两个笑脸依偎在一起,亲密无间。

  静默许久,冷若冰主动转身,双臂攀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他的唇。

  她这样主动,令他欣喜不已,怕她吻得辛苦,赶紧低下了头,双手也适时地箍住了她的腰。

  伴着滴滴嗒嗒的雨声,这个春夜变得旖旎起来,室内的chun光渐渐赛过了所有山花烂漫的美好……

  *****

  自冷若冰和亚瑟离开后,林漫茹疯狂地发泄了一会心中的愤怒,即而冷静下来,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海量翻查资料。

  唐家的药誉享全球,所以她对唐家的研究还是蛮多的。冷若冰若说那颗药丸,残食人的血肉,最终令人瘦得皮包骨头,依据这些资料,林漫茹快速翻找了唐家秘药资料,最终确定她吃的应该就是唐家传承了一百年的秘制吸肌丸,这种药丸少量吃可以起到减肥的效果,但若吃多了会导致体内大量细胞遭受侵蚀,时间太久细胞壁严重受损,流失水份,从而令人日渐消瘦,最终皮包骨头。

  查到这些资料后,林漫茹斜挑唇角,得意地笑了,“冷若冰,你以为一颗药丸就能难倒我吗?待我拿到解药,我一定让你死得很惨很惨。”

  关闭世药资料库,林漫茹又迅速调取了唐灏的别墅资料图。她猜想,药丸是唐灏给冷若冰的,那么唐灏的别墅里一定藏有解药。传闻唐灏此人是个药痴,他的别墅里配有超大实验室,以及药室,去他的别墅搜索一翻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林漫茹向来自恃功夫了得,天不怕地不怕,所以,她决定潜入唐灏的别墅寻找解药。

  求月票,么么一万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