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9书吧 > 武道神帝叶辰 > 第两千两百四十九章 天魔蛋

第两千两百四十九章 天魔蛋

  清晨,阳光大好。

  大楚的第十皇者,捂着老腰,一瘸一拐的走在大街上,蓬乱的头发,外加鼻青脸肿熊猫眼,惹路人多侧目,眼神也颇奇怪,似在说:那啥未遂,被揍了?

  叶辰一路无言,至今,都知为嘛挨揍。

  身侧,女圣体也在,眸中的火花还未湮灭,时而,还会低眸,看一眼自己的玉.峰,很挺拔的好吧!

  叶辰抹了一把鼻血,大脸昏黑,每逢此时,他都会把女圣体的祖宗十八代,挨着个的问候一遍。

  这些个心语,女圣体自是听得到,而且听的清清楚楚,可人丝毫不生气,只要不说她胸小,随便你骂,纵把俺家的祖坟扒了,我也不会皱半分眉头。

  不晓得,若叶辰也能听到女圣体心语,会是啥个表情,为了自己的胸,祖宗都不要了,你特么人才。

  “圣主。”正走间,迎面便见刺魂,见叶辰这般狼狈,不由一愣,一夜未见,咋被揍成这熊样了。

  “近些时日莫出远门。”叶辰捂着老腰摆手。

  “明白。”

  “如此,我...嗯?”叶辰话未说完,便豁的抬了眸,双目亦微眯,能透过缥缈,望穿空间黑洞,其内,有一道乌黑光芒划过,速度奇快,迅如闪电。

  定眸凝看,才知是一颗蛋,一颗漆黑的蛋,足两丈大,闪烁魔性的幽光,通体更萦绕魔煞之气。

  叶辰眸中寒芒乍现,一步登天。

  刺魂疑惑,不知叶辰为何如此。

  倒是女圣体,神姿翩跹,不紧不慢的跟上,期间,也不止一次瞥向黑洞,叶辰能望穿,她自也能。

  浩渺虚空,叶辰一路风雷挂闪电,一双璨璨金眸,紧盯着空间黑洞,紧盯着那颗魔性的黑蛋。

  那并非普通的蛋,是天魔。

  昔年,天庭三宗大比时,天魔帝座下的黑战魔君,便是以蛋的形态,坠落在了南楚,却难逃太古星天图的窥看,装逼不过三秒钟,便被群殴致死。

  与黑战魔君一同降临的,还有紫夜魔君,也是蛋的形态,不同的是,紫夜魔君降临在了北楚,还与嗜血殿勾结作乱,不过,最终也难逃被诛灭。

  而此刻,划过黑洞的这颗蛋,与当年两大魔君的如出一辙,也便是说,那颗蛋中,潜藏着天魔。

  嗡!

  天魔蛋如一道乌芒,在黑洞中飞,叶辰如一道仙光,在外面追,只因进不去黑洞,也只能这么追,搞不好,天魔蛋一时想不开,自个就出来了。

  “又是无天魔本源,是如何生存的。”

  叶辰眉宇微皱,一边追一边沉思。

  在黑洞中,他不止一次撞见天魔,按说,无擎天魔柱做根基,天魔是不可能生存的,此番又见天魔黑蛋,让他不禁信了东凰太心的话:天魔纵无擎天魔柱,一样可存活,必有逆天秘法支撑。

  说话间,天魔蛋速度猛增,不知要去往何处。

  叶辰气血升腾,以残破帝兵加持,身法更诡幻,跨过大江山岳,掠过一座座古城,就死定着天魔蛋。

  身后,女圣体也追了上来。

  这娘们儿还是那般的悠闲,好似就漠不关心,如闲庭信步,手握一面小镜子,一边追,还能搭理秀发。

  叶辰侧眸,“能否捉他出来。”

  “真以为我无所不能?”女圣体淡道。

  叶辰撇嘴,一路缩地成寸。

  这一追,便是一日。

  至夜幕降临,叶辰才在群山上空定身,只因黑洞的天魔蛋,也停留了下来,看样子,准备出来透透气儿。

  见此画面,叶辰隐入了虚无,手提残破帝剑,只待天魔蛋出黑洞,便祭出雷霆一击,务必一剑。

  他的底气,不是一般的足。

  要知道,虚无之中,还藏着一尊女圣体呢?一尊无限接近大成的女圣体,莫说一尊魔君,纵天魔域的帝来了,也能正面硬钢,有一尊大神在,那还怕个鸟。

  果如他所料,滞留不过三五息的天魔蛋,真就从黑洞出来了,砰的一声落入了群山,将一座山峰砸的炸灭。

  因他降临,山中的花草植物,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去,本是一片好风景,愣是化作了一片焦土,光秃秃的,再嗅不到半点生灵气息。

  叶辰眸光明暗不定,看的颇为不解,这么些个蛋,咋都是从黑洞出来的,他们能随意出入黑洞?

  咔嚓!

  黑蛋裂开了,一只怪物自内走出,惬意的伸展着手脚,之所以说他是怪物,是因他模样,颇为吓人,生的三头六臂,每一颗头颅上,皆有一只犄角,映着星辉,泛着冰冷的幽光,再说其眸子,森然可怖,六只硕大的眼眸,鲜红欲要滴血,还骨碌碌得转,仅仅看着都瘆人。

  他,的确是魔君,而且,还是残夜魔帝座下的魔君,是谓残恶魔君,多半是先遣军,来的途中,出了差错,以至于残夜魔帝都被灭了,他才降临诸天。

  “美妙的气息。”残恶魔君舔着猩红舌头,贪婪的吸允着,惬意而玩味。

  话方落,他骤然色变,想都未想,飞速后遁。

  然,他之速度还是慢了,被突的杀出的叶辰,斩了一颗头颅,喷薄的鲜血,漆黑刺目。

  “谁?滚出来。”残恶魔君大怒,一掌拍向虚无空间,虽被斩了一颗头颅,但还有两颗,面目狰狞到扭曲。

  好不容易来次诸天,刚出炉就差点被秒了,怎会不怒。

  轰!

  虚无空间坍塌,叶辰被逼出,顺带着,又削了残恶魔君两条手臂,是他小看了这尊魔君,感知力太强横,若非如此,早被他绝杀了。

  这一瞬,残恶魔君已遁出百丈,被斩落的头颅和手臂又重塑,这才看清偷袭他的乃何人,仅是一个小小大圣,只不过,手中拎着残破的帝兵。

  这厮狞笑,体内魔光突射,化作了六把魔兵,六只手一手握一把,清一水儿的准帝兵,看样子是一套。

  “愣啥,一巴掌拍死他。”叶辰无视,只传音女圣体,她若出手,一巴掌呼下来,巅峰准帝都得跪。

  只是,对于他的话,女圣体置若未闻,就安稳稳的杵在那,颇为敬业的搭理着她之秀发。

  叶辰嘴角直扯,这般的不上道,活该你胸小。

  “死吧!”残恶魔君已攻来,狰狞着面目,六只硕大的血眸,皆喷射了雷芒,专攻人只元神。

  叶辰冷哼,以神龙盾硬憾,一剑无匹,斩翻了残恶魔君。

  可叹魔君不知叶辰可怕,一个照面,便横飞了出去,沉重的魔躯,直撞塌了十几座山岳,才生生稳住身形。

  “有朋自远方来...弄死。”叶辰手提沾血的残破帝兵,一步步的走来,一语虽玩笑,却满载冰冷的杀机,战力已瞬上巅峰,金发飞舞,染着神辉的圣躯,如黄金熔铸,一缕缕道之法则,璨璨神辉,交织共舞。

  “真小看你了。”残恶魔君咬牙切齿,稳住了阵脚,三口齐张,皆吐了一口魔雾,三缕魔雾相融,化作了一片漆黑魔海,卷着滔天魔煞,涌向叶辰。

  轰!砰!

  许是魔海太沉重,以至于一座座光秃秃的山峰,皆被压得崩塌,叶辰自不落下风,黄金神海顿现,挡住了漆黑魔海,一个瞬身,杀至魔君近前,未出剑,九道神殇先行,也是专攻元神,摧枯拉朽。

  让他意外的是,魔君竟硬抗了九道神殇,啥事儿没有,三颗硕大的脑袋,覆满魔芒。

  叶辰挑眉,一眼望穿端倪,魔君神海中,有秘器镇守,而且已与神海融为一体,类似于他的神龙盾,先前的九道神殇,未能攻破秘器防御,自也伤不到魔君。

  天魔也有血脉,有血脉便有神藏,类似神龙盾的神藏,并非没有,如今的残恶魔君,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魔煞汹涌,残恶魔君已到,一指神芒,点向叶辰眉心,叶辰瞬身避过,而后,便闻亢浑的龙吟声,八部天龙齐显。

  噗!

  残恶魔君撞了个板板整整,被霸道的神龙摆尾,甩翻了出去,强大的魔躯,险些爆裂。

  “去追另一个,他交给吾。”未等叶辰继续开攻,耳畔便响起了女圣体话语。

  “另一个?”叶辰挑眉,望向黑洞。

  这一看,可不得了,竟还有一颗天魔蛋,也如一道乌芒,在黑洞划过,就说嘛!如这种蛋,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

  未及多想,叶辰当即动身,锁定了黑洞中的天魔蛋,一路飞射。

  杀!

  残恶魔君自远方杀来,开了霸道禁法,战力已飙升,浑身上下,皆刻满了魔纹,暴虐嗜血之气,席天卷地,要斩了叶辰,以消心头之恨。

  女圣体微抬莲步,自虚无中走出。

  未见叶辰,却得见女圣体,残恶魔君顿的一惊,竟不知暗中,还藏着一尊更可怕的存在。

  女圣体不语,未曾出手,只拂袖一枚玉简,悬在了半空,而后,便转瞬消失了。

  这一幕,不止残恶魔君愣了,连盯着此处的冥帝和帝荒,也都愣了,见了天魔而不杀,这是几个意思。

  冥帝和帝荒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眸中,看出了一句话话:她,是天魔的人?

  再瞧山中,残恶魔君怔了一秒,便捏碎了女圣体留下的玉简,其内封印着一股神识,飘入了他的神海。

  三五秒后,他笑了,蒙了黑袍,消失在夜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